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邯郸四个月女婴中毒全身血液棕黑,

经历生死一刻!

  病因竟是哺乳期妈妈酷爱辣条……

专家提醒:谨防亚硝酸盐中毒。

10月24日中午12点刚过,邯郸市妇幼保健院儿科(保健院区)的医生、护士正在交接班,门诊医生袁现英抱着一个4个月大的女婴急匆匆地冲到了抢救室,“快!准备抢救,孩子意识不清、全身青紫。”

主任张志英带领医护人员立即投入到抢救中。看到抢救床上的孩子,大家都吃了一惊,只见患儿意识不清、全身呈青灰色、嘴唇呈黑紫色、四肢冰凉,听诊呼吸、心率微弱,心电监护显示心率190次/分、呼吸70次/分、经皮血氧饱和度只有70%,测体温35.8℃。立即给予吸痰、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患儿面色及口唇颜色未见明显好转。

“请放射科拍床旁胸片,功能科做心脏彩超和心电图,采血做各项化验检查,并准备做毒物分析……”张志英的指示在有条不紊地下达,医生、护士分工协作、紧密配合。护士准备给患儿建立静脉通路,可是,孩子很胖、手脚冰凉、浑身青紫,根本就看不清血管在哪,甚至摸都摸不到,但是,她们凭着精湛的穿刺技术,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了静脉通路,抽取了血标本。

看到采集出来的患儿血液标本,大家都惊呆了,血是棕黑色的,从来没有见过颜色如此深的血液。经心电图、心脏彩超、胸片检查,排除了肺源性和心源性因素导致的紫绀,患儿吸氧后紫绀未见好转,张志英指导医护人员立即给患儿输上还原型谷胱甘肽。

“难道是食物中毒引起的肠源性紫绀?”张志英带着疑问询问患儿家长是否喂孩子喝过青菜汁或者其他辅食,患儿妈妈表示一直母乳喂养,并未添加辅食。张志英继续追问,“你有没有吃过剩菜和腌菜类食物?或者其他的垃圾食品?”孩子妈妈表示自己也没有吃过不新鲜的饭菜,但非常喜欢吃辣条,怀孕前经常吃,怀孕期、哺乳期也基本没断过,都是从附近小食品店购买的,不知道有无食品安全标识。

张志英和副主任周星综合分析,孩子妈妈经常喜欢吃的辣条或者其他的食品配料及添加剂会造成亚硝酸盐中毒,孩子通过吸吮母亲的乳汁导致亚硝酸盐中毒,造成肠源性紫绀、高铁血红蛋白血症。张志英立即吩咐护士,去药房拿亚甲蓝,随时准备用药。不久,患儿的血液毒物分析结果明确为亚硝酸盐中毒、高铁血红蛋白血症,证实了张志英的推断。

“立刻给予5%葡萄糖30ml,亚甲蓝10mg缓慢静脉注射。”接到医嘱后,护士稳稳地将蓝色的亚甲蓝药液缓慢地注入患儿体内。2分钟、5分钟、10分钟……随着“蓝精灵”似的药液注入,患儿青紫色的口唇和皮肤颜色渐渐好转。1小时后,患儿口唇红润,皮肤紫绀消退,呼吸、心率正常,血氧饱和度达到99%,未再复发,所有的医护人员松了一口气。终于,在与死神的博弈中,他们又一次获得了胜利。

什么是亚硝酸盐中毒?

亚硝酸盐中毒多是由于摄入大量变质青菜或腌渍不久的青菜、饮用含亚硝酸盐较高的苦井水,也有一些服用大量磺胺等类药物引起。误服亚硝酸盐和含苯胺的化学药品或接触有关染料等都可引起中毒。

亚硝酸盐可以使正常血红蛋白(含二价铁)氧化成高铁血红蛋白(含三价铁),没有携氧能力,正常人体中不超过0.2%,当血液中含量高至1.5%时,皮肤黏膜即出现青紫;若20%血红蛋白转变为高铁血红蛋白,则出现临床缺氧症状;若40%转为高铁血红蛋白,则症状严重。

该患儿中毒是由于其母亲食用了含亚硝酸盐的食物中毒引起。患儿母亲乳汁和血液中检出亚硝酸盐成分,全血高铁血红蛋白值15%,达到中毒标准;患儿血液中检出亚硝酸盐成分,全血高铁血红蛋白值高达60%,故患儿出现了严重的缺氧、重度中毒症状,如抢救不及时病情进一步恶化,会出现重度昏迷、惊厥、心律不齐、呼吸衰竭而导致死亡。

请牢记!

市妇幼保健院儿科专家提醒广大家长注意:食用青菜要保持新鲜,不吃变坏、变质的青菜,腌制食品、隔夜的剩菜剩饭、烧烤食品等,都尽量不要食用,选择有食品安全标识的产品。孩子如果出现皮肤、黏膜青紫,尤以口唇、口周、甲床明显,以及恶心、呕吐等症状,要及早就医,明确诊断,及时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