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10月24日,一段“男子赤裸下身在田野被众人擒获”的视频在邯郸朋友圈广为传播,引起网民种种猜疑,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还以讹传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据永年区警方通报,10月23日下午5时许,公安局接群众报警称,发现一名20来岁男性小偷,手中有“枪”。西苏派出所民警在事发现场看到,一名男子已被群众控制,经查,男子刘某系邯郸市磁县人,有盗窃前科。

10月23日下午,西苏镇南碾头村村民怀疑刘某偷盗电动车,并与刘某发生争执。期间,刘某使用“手枪”对村民进行恐吓,并向人群喷射喷雾剂,随后逃跑。

村民追赶刘某至村西农田里,将刘某制伏后报警。

经鉴别,刘某所用“手枪”为仿真枪,民警在其随身携带物品中发现电棒、辣椒水喷剂等物品。

经询问,刘某对其非法携带管制器具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

目前,刘某因涉嫌非法携带管制器具被永年区公安局依法行政拘留。关于刘某是否涉嫌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警方提醒广大网民:不要轻信谣言,更不要编造、传播谣言信息,共同维护健康的网络环境和良好的社会秩序,对于恶意制造、散布谣言造成严重后果的,公安机关将依法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