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邯郸武安市一家企业老板因为寻求贷款,先后两次借给“中间人”20余万元,没成想竟招来杀身之祸,惨遭对方杀害并被碎尸。连日来,受害人家属泣血求助,反映凶手身份十分特殊。

为了贷款   先“破费”20余万

据受害人家属介绍,张某今年40岁,在武安市开办了一家贸易公司,因为业务需要急需一批贷款。今年4月份,伯延派出所李某某称与银行有特殊关系,可以帮助张某贷款400万元,但必须从中收取一定好处费。

4月18日上午,张某给李某某转账19.8万元,过了一段时间,再次交给对方现金1万元。可张某竭尽全力支付了20.8万元,没有从银行得到分文贷款,无奈之下只好向李某某询问原由。

老板车在   人却没了踪影

贸易公司一位张姓股东见证了按着多个红色手印的“借款条”,还详尽叙述了一些案件细节。8月30日上午8时12分,他和张某通了最后一个电话,获悉因为贷款事宜,张某应约来到李某某在武安市富强路的住处,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附近。

其间,张姓股东多次拨打老板张某的两个手机号,一个无法接通,另一个关机。他随即来到李某某的小区门口,看到了张某的车辆,人却不知去向。此时,李某某打来电话,责问贷款已经办妥,为何看不到张某影子?

8时30分左右,李某某从小区开车出来,拉上张姓股东去往一家银行办理贷款。在银行休息室,张姓股东多次尝试与张某取得联系,均未能如愿。无奈之下,他只好返回李某某的小区门口,向周边店铺和居民打听张某下落。

张姓股东回忆说,10时许,李某某开车来接他,打开车门后,意外发现副驾驶车垫上面多了一层尘土。联想到李某某言谈举止有些怪异,张某平时又没有关机习惯,他不由得萌生一丝恐惧感。

监控显示  进了小区再没出来

11时23分,张姓股东以“失踪、走失为由”寻求警方帮助;到了傍晚,他又以可能被绑架的嫌疑向公安机关报案。

晚上8时,民警带着有关人员进入李某某家中,经过一番搜寻,没有发现异常。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警方通过公安监控视频,发现失踪者张某当天上午曾进入李某某的小区,不知什么原因始终没有出来。

晚上10点多钟,李某某独自回到家中,张某家人见状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

老板遇害  嫌犯身份扑朔迷离

据张某家人透露,办案民警于8月30日深夜将李某某从家中带走。次日下午,他们从警方那里获悉张某已经遇害,并在医院辨认了尸体,死者惨遭肢解,凶手作案手段令人发指。

针对网传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为伯延派出所民警,武安市有关部门明确表示,李某某既不是正式民警,也不是辅警,具体身份有待进一步调查。

另据武安市一名知情者介绍,李某某从伯延镇政府领着工资,平时在派出所“上班”。而伯延镇政府对于此事,至今没有给予解释。(源自燕赵热点)

1-3图,第一眼看到哪个小编